八月居 > 历史军事 > 唐残 > 第六百一十六章 妙尽戎机佐上台,

唐残由八月居(m.bayuejuxs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????第六百一十六章妙尽戎机佐上台,
????“贼既略江东,则皆多生人伦罔逆之事。以奴欺主,以贱凌贵,子逼父死,夫妻断离,兄弟相残,长幼互举。。既人间惨事不一而述。”
????“乃有浮海之利所诱者,甘为所怅竞相从之。。是以地方民风败坏、士绅凋零,而无知野民、贾家以逐利唯尚。。”
????《浙东遗闻。乾符八年贼事略》
????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
????就在太平军藉此对杭州城中紧锣密鼓开展,新一轮连夜大索和抄家的动静声中,也有人已经沿着幽暗巷道正对杭州湾的水门方向潜逃而去。
????而正在子侄搀扶下一边奔走的钱塘萧氏当家人萧邑,一边还在口中低声抱怨着:
????“那王家老儿真是害死我等了,为什么就不能再隐忍一二,非要在这初迎的场合上当众动手呢,真以为这些愿意为本家赴死之士就来的容易么。。一朝错失本家在城中多年的准备和经营,就这么全部前功尽弃了。。”
????“家主,难道就不能留下和那些太平贼,好好的解说和交代分明了,再舍下一些好处兴许就能。。”
????他身边显然还是有人,割舍不下若大的家业和带不走的亲眷、奴仆,而低声抱怨道。
????“你懂个什么东西,眼窝子就只有这么浅么。。”
????萧邑却是怒其不争的打断他,又喘着气训斥道。
????“这些太平贼可又是好相与的么,本来就是对我辈豪姓大户心怀觊觎的,如今更得了这个上好的下手由头,你说他们岂肯为些许好处就轻轻放过么。。”
????“更别说你们这些不成器的东西,在家宅里的藏的那些人和东西,真当别人都是眼瞎耳聋我也一无所觉么;那都是根本经不起查抄的勾当和上好的证据啊”
????“平日里豁出了我这张老脸谋个缓转也就罢了;可如今正在一心要抓人把柄和罪证的太平贼,又凭什么指望人家可以就此放过尔等么。。不走就是坐以待毙了。。”
????就在他们短促的话语之间,已经走出了狭窄曲折的里坊巷道而来到了清冷无人的大街上,眼见得钱塘外郭的西角水门轮廓了然在望了。
????突然一片黑暗中有人如夜枭一般的大笑了几声;然后就见许多被黑布封套罩起来的灯笼,一下子大放光明的照在了他们这些逃亡者的惊惶的面孔和身上。
????“果然是有一些鼠辈逃过来了。。”
????正带领一队太平射声士(弩手)严阵以待的队正符存审,意有所指的坦然道。随着夜空里吹响的哨子声,从水门两侧墙根下的阴影中,赫然冲出许多挺刀持枪的辅卒来。
????而当几名拔腿就跑出最远的贼人,被相继充背后射杀,钉死在地上之后,这批逃亡者的命运也就基本注定了结果。
????然后就在一片人仰马翻的捉捕声嚣当中,符存审对着身边一名佝偻着身子不停点头哈腰,本地水夫结社的团头道:
????“你做的不错,相应出首和举告的奖赏,稍后就会你的落脚处去。”
????“将主过誉了,只是小人在相熟之人那儿有所闻,这小老儿府上还有不少藏匿起来的阴私勾当和违禁之物,可否令我辈为贵部协力和代劳一二呼。。”水夫团头继续小心翼翼的巴结道
????“这倒不必了,我太平军行事自有相应的行事章程和法度;但凡有罪之人断不放过,无辜之人也不会轻易罪及,只要抓住了关键人等,日后自有时间来慢慢梳理。”
????符存审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,不由惊的对方连忙低头下去才继续道
????“但是有人想要借势横行不法或是以逞私欲的话,也不会轻饶擅放的。你此番后续举告的事宜若能查实,自然也少不了相应的赏罚分明。。”
????“是是,还是将主想的周全。”
????这名水夫团头脸色微变,而又继续谄笑道。
????与此同时,类似的事情也相继发生在了钱塘外郭城中的好几个地方。只是相应的结果就有所不同的;有心存决然的人在负隅顽抗中横死当场,也有抱着侥幸心理的人四散逃跑起来,而让钱塘城中这个夜晚变的更加喧嚣纷繁起来。
????而在钱塘城外一处远离官道的老旧田庄之中,许多表情各异的青壮年也在时隐时现的蒙蒙月色下聚集了起来,而又有人退来了装满刀仗的小车,给他们逐一的分发起来。
????然后又有奴婢抬来装满米饭和酱汤的大桶,让他们当场手抓掌捏的大口吃嚼起来。随后一名身材粗壮而精肉迸结的苍头老者,站到被搬空的推车上声音洪亮的喊道:
????“多亏的本家收留尔等于危难
????inject()
????才不致沦为路倒枯骨,又以饱食供养日夜操练不辍,现在当是彼辈报效主家的时候到了。如今家主他老人家正深陷城中,正待人前去里应外合的解救一二。”
????“此外,家主亦是有言在先,只要此番能够报效得当除了犒赏之外,回身庄子里的下女就尽管挑选成亲,本家还馈给一笔立身之姿。”
????直到听见了最后一句话,才将这些武装起来的丁壮给彻底鼓动起来,而嗷嗷叫嚷挥舞着各色刀仗,恨不得就下一刻杀入这钱塘城中去。
????“这就是人心可用啊。。”
????望着这些争相而去的身影全数消失在夜色中之后,这名满脸横肉的壮实老苍头草叹声道。
????“张都管,难道事后真要给此辈中人,挑选女子赠资成家么。”
????另一名在旁的年轻子侄忍不住道。
????“当然。。。是不可能的。。这庄子内外的一草一木,一人一犬,哪怕是老身在内,可都是家主的东西,怎么可以妄动分毫呢。。”
????张都管却是不以为然冷笑道。
????“只是若不这么说,岂又能令他们拼死出力、奋勇当前呢。。反正时候也未必能够活下来几个便是了,就算老身食言了又当如何。。”
????“难道说,他们并不是去。。”
????年轻子侄愈加惊讶道。
????“这个自然,老身可从未指望过靠此辈就能将家主接应出来的。。只要他们能够靠近城下坊冲杀一番,分引了那些贼军的注目就足亦。。”
????张都管脸色更冷道。
????“真正指望上的,还得是大江对岸过来的外援啊。。”
????“难道是,哪位人称所过之处地平三尺的明州钟季文要来了?”
????年轻的子侄不由裹紧衣裳而从头到脚打了一个寒颤。
????“不错,想必此时沿江贼军的哨楼和木望台,大都已经被地方上的忠义之士拿下了吧。。”张都管脸色郑重的道。
????而在数十里外的大江彼岸上,被他们所念叨的钟季文也在看着对岸明灭不定的火光。在越发呼啸咧咧的夜风当中,又一批将士登船在划水声中向着对岸进发了。
????而到了这时候他麾下聚集的人马;倒有大半数都已经度过了涨水的钱塘江去。只是之前他出于以防万一的谨慎和小心,刻意调整了渡江的次序安排。
????因此,除了第一批用来打前站的选锋之士外,此后度过去的都是聚拢在麾下的别州人马,或是外围的附庸势力,直到眼下这第六批才让他的本部人马上船。
????然而,望着对岸仿佛将万物都吞噬进去的一片黑暗,他心中却是有些不够踏实起来。没有预料中的阻碍和拦截,也没有来自贼军反扑的厮杀喧闹,就这么轻易的江防易手了。
????“还请连帅随我上船,该移转中军过江了。。”
????在旁的明州水军部将恭声道。
????“再,等等吧。。”
????只是在这一刻外表粗豪的钟季文心中,却是有些不安和犹豫起来。然后随着这人马渡过去之后,却又带回来一个消息。
????“启禀连帅,对岸处州(浙江省丽水市)卢守捉部,与婺州(今浙江金华)王刺史部,为立营之所正闹将起来。先发的杨都将已经弹压不住了,还请连帅速速前往处置。。”
????这下钟季文再也没有等待下去的理由了。他只能登乘上这一批次与辎重、牲畜和粮草一同进发的最大一艘千斛明州船,而在搅动起来的水声哗然中,向着对岸缓缓行去。
????然而在行驶了半响之后,眼看的对岸的灯火和立营的身影、晃动的甲光,依然了然在望似乎,他也就慢慢的松下一口气来而打算走下传楼去。
????然后他又有些不放心的再回头望向来处,看起来一切依稀还是原样。除了远处隐约若现的稀疏星斗之外,只剩下列队在岸边最后一批等待渡江的人马和夫役了。
????然而就在转身来到船头等候靠岸的那一刻,钟季文突然就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。只是又无法说清道明出来。
????就仿若是早年他在海上走私贩运违禁之物时,遭遇风浪和来自对头的凶险之前,都会隐隐浮动的心悸感觉,那种让人挥之不去的耿介于怀。
????然而这时候,他已经在这渡江的船上,暂时无法再做出更多的行举来,至少一切都要等他靠岸了回到自己的军马当中再说了。
????然而这种不安却像是这钱塘潮涨一般的,一阵接着一阵的用过他的心头;等等,钱塘潮涨,他似乎一下子心中触动和抓住了什么关键似得,顿然当场“啊”了一声。
inject()

八月居(m.bayuejuxs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唐残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ayuejuxs.com